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VR

午夜凶铃惹话费恐慌0

VR
来源: 作者: 2018-12-14 17:08:20

●回拨陌生未接,常转至广告或遭设局诈骗

●“吸费”恐慌四起,是否“巨额诈骗”各方说法不一

●受骗人数多金额小立案难,相关部门称仍靠“自防”

编者按:

资费要做到明明白白消费,委实有些难度,且别说复杂的电信运营商计费系统,万一出件小差错会让你投诉无门;各种诈骗、短信伪装成正义的化身在你眼前晃动,稍有不慎便深陷骗局。通信周刊从众多的投诉声中,找到两两起存在消费陷阱的资费案例,分别剖析“明目张胆的诈骗”和“隐形欺诈”的骗局手法,一解读者疑惑。

午夜时分,来电铃声突然响了一声就挂断了,仿若“午夜凶铃”,当你在睡眼朦胧之中回拨之后,却传来这样一段声音:“您是不是很寂寞?您是不是需要人陪……”不要以为这只是一般的骚扰,间盛传这是一种新的诈骗形式———吸费!更有传言称,一两分钟间,你的话费可被“吸”去几十甚至上百元。

更为触目惊心的是,在上频现的各种“诚招吸费加盟商”广告更让这一诈骗方式得以迅速传播,运营商对此的说法是监管有难度;公安机关表示单件案数额太小,较难立案;法律界人士称目前国内尚无相关针对性法律法规;主管部门惟有一再提醒广大用户:“响一声,千万别接!”

是否真的存在吸费?广大用户面对这一“吸费”传言,只能束手待毙么?

案例回顾:一分钟“吸”去48元话费?

广州市民黄先生于近日午夜时分收到了一个“137”打头的陌生来电,响一声之后随即挂断,由于黄先生从事电器销售业务,担心是客户打来的,所以回拨过去,结果听到“台湾××声讯台欢迎您致电……”黄先生情知不妙,立即挂断,查询话费后得知,不到一分钟的通话时间共扣去了48元话费。

无独有偶,在广州下渡路经营铝合金窗生意的费先生也称近日遭遇了类似情况。

事实上,此类骗术正在泛滥成灾。了解的信息显示,目前全国只有少数地区暂时没有对类似事件的披露。在某大城市,去年接到的吸费诈骗案件达到近3000余起,更多的消费者由于被骗话费额度在几十元左右而选择了“忍气吞声”。据悉,吸费诈骗已超过短信诈骗案件数量,居于诈骗各类型骗术首位。

2008年1月21日,北京公共安全专家局在官上发文提醒市民:“吸费诈骗是新型的诈骗形式……如果事主回,将被强行吸收话费,一次少则30元,多则几百元。”2月,信产部发布2008年第1号通告,提醒消费者不要轻易回拨陌生号码。

“成效甚微”。按照参与实施这一诈骗人士的亲身讲述,这些都是通过群发形式拨打出去,会集中“轰炸”某一号段的所有用户,比如从“137××××××62”到“137××××××72”号段之内的用户全部会在同一时间段收到同一号码呼叫,由于有些人会出于对业务以及工作的需要,约有30%的用户仍然会选择回拨,累计之下,诈骗总金额将不是小数。

但据中国移动主管计费的宁宇在博客中称,拨打国内号码,却遭收国际长途费,对这个传言曾经从流程、技术和要求上查过三次,但一直没有发现传言中所描述的现象,其至今尚未征集到相关案例。

赚钱原理:环环相扣形成利益链条

据一位自称是回拨公司的内部人士透露,要想从回拨中赚钱,仅需相关的工具:群拨器、卫星转接器、再加上一个号码即可。

据该人士称,其工作原理是:通过群拨器默认号码向外发出群呼,自动拨号接通后立即挂断可瞬间使上千个号码造成未接来电,包括、小灵通和固定。而对方上所显示的来电号码均是11位数的普通号码,当对方回时,卫星转接器将把打进来的自动转接到国外或者境外的高收费声讯服务台,由声讯台开始自动接听,从而让对方产生每分钟最低50元的高额话费。

该人士进一步透露,这一链条得以运作必须依赖于五家单位,一是单位设在国外或者境外的声讯台;二是国内的固话或者移动运营商;三是负责出售群拨器、转接器的经销商;四是回拨加盟商;五就是广大普通或者固话用户,亦即受骗者。

每一家单位各自职权不同,声讯台是最上一级机构,上当用户的最终都拨向这里,运营商是代收费机构,国外或者境外的声讯台和国内运营商签订协议后可面向国内用户提供声讯服务,费用则由运营商代为收取。负责出售各种工具器材的“经销商”以及“加盟商”是实施诈骗的直接“行动人”,他们会和国外或者境外的声讯台确定利润分成方案,然后开始拨打行骗。

上广告:招加盟商行骗盛行

而更令人震惊的是,由于进入门槛较低,技术操作简便,利用吸费行骗或许正日益吸引众多的不法分子加入到这一行列之中。通过百度搜索“吸费”,有超过12万条的搜索项目,其中众多是吸费加盟广告。

上由上海好×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发布的一条主题为“加盟吸费,年收入过百万!”的广告不仅详细解释了什么是吸费,其原理介绍也颇为“专业”,按照页上留下的联系与一名刘先生接上“头”,刘先生告知:作为加盟商首先需要购买一张不记名的卡用于群呼客户,同时需要向其公司交付群拨器,卫星转接器的加盟产品押金(也即加盟费),加盟费并不便宜,需要8000元—40000元不等,他同时声称,加盟商运作后为他们公司赚取的30%利润达到4万元,同时加盟商自己赚取的20%利润达到2.7万元,将返还加盟商全部产品加盟押金。

刘先生称,花3000元,就可以买到一个可以设置500个号码的群拨器,“我这是连到远洋上的,用户一旦回拨,就被扣掉50块钱。有的可以连到声讯台,最贵的一分钟能被扣掉100元。”

按照刘先生的介绍,利润惊人,比如每分钟产生50元话费,国外或者境外的声讯台和国内的电信运营商可获得50%的利润,刘先生公司可获30%的利润,加盟商可获得20%的利润,以此类推。而且刘先生强调,加盟商所得的利润每天返利一次,打到指定账号。

不过,此说法受到电信界人士质疑,“卖群发器”也可能是另外一种诈骗方式,利用人们试图一夜暴富的心理再行诈骗。在上类似这种广告的跟帖下面,有不少就是“痛骂”广告发布者是骗子,应该是有过上当经历的人所发。一位友留言,“那些代理了国外地区声讯台的公司或个人根本不需要再在国内找下一家的代理,数据库很好找,群呼又不是很麻烦的事,他自己举手之劳就做了,何必让你去做,把那么大的利润让给你?”

但刘先生称这是竞争激烈同行“互踩”,群发器赚钱肯定是有用的。

运营商说法:绝对不可能参与分成

对于刘先生所称,“每分钟产生50元话费,国外或者境外的声讯台和国内的电信运营商可获得50%的利润。”运营商方面予以了坚决否认。广东联通方面称,“运营商绝对不可能参与分成,这种吸费行骗,是我们重点打击的对象。”联通方面同时表示,一些预付费用户,可能上话费余额也不是特别多,但是不小心回拨后,产生了高额话费,“比如误拨了国际声讯台,每分钟要四五十元,有的用户就不要这张卡了,钱也没有补上,但是我们还是要和国际运营商进行话务结算,所以运营商很多时候也会吃亏。”

对于有说法称,如果误拨了“吸费”,运营商会给予退款,运营商方面表示,这种资费纠纷,各地的案例不一样,如果形成了法律纠纷,将依照法院判决执行,有的判决运营商无,有的说因为运营商提供了收费平台等,需要承担连带,会有退款和赔偿。

中移动客服有关人士则表示,目前移动方面只能在接到用户的投诉后为其设置过滤,情况严重时,在警方认定后,会将该号码列入黑名单,禁止该号码继续使用移动平台。但此举效力有限,即便将一个号码列为黑名单,买一张新的号码实在太过容易。

而国外的声讯台在接入国内运营商时也难辨其身份真伪,信息产业部泰尔实验室主任何桂立表示,“很多声讯台在合法注册后变质,导致电信运营商难以发现。”他说,当下感到最为棘手的问题,就是部分省市对声讯台的设立门槛很低,“黑户”只要能申请到新的声讯号码,仍可以故伎重演。

法律层面,目前也是空白。更让公安机关“尴尬”的是,因为回拨个案受骗金额一般不超过一百元,而诈骗案的立案标准一般都在2000元左右。而这些骗子公司都采取拨打异地作案,受骗的用户也比较分散,很难集中起来进行报案诉讼。目前的法律规定的处罚条例,也只能参照一般诈骗案件处理,并无相关案件的具体规定。

据了解,目前向各大运营商申请注册声讯号码是非常容易的事情,有的甚至在上注册就可以。业内有观点认为,运营商的现状是不把关,不知情,也不负责。法律专家称国内尚无明确的声讯注册相关法律法规,在缺乏监管的状况下,个别地区因出声讯台泛滥状况,而不得不彻底叫停注册业务。

1总公司

一个总部设在美国或中国台湾地区的公司。由于处于海外,相关部门难以监管。

2运营商

电信公司或移动运营商。按照运营商的说法,他们是无意中参与到了这个链条之中,但由于他们掌握着声讯台,而后者又是整个产业链中的重要环节,所以运营商有一定的监管。

3代理商

与“总公司”直接联系,负责出售所谓“加值性付费业务平台”,核心部件为“群拨器”。他们可以说是掌握了核心技术的一部分,通过出售技术或租借技术给加盟商,来获取利益,同时也可以分散风险。

4加盟商

向代理商缴纳8000元到4万元不等的加盟费,获得群拨器,群拨软件,数据库,以及设备调试的服务。他们负责用拨号器向用户拨打,以获取回拨。

5受骗用户

如果回拨了,会被转接器接到“总公司”位于国外的声讯服务台,产生高额的话费。

-政策前瞻

信产部提出警示在京严查

针对个别声讯台群发短信、引诱消费者拨打声讯的问题,信息产业部曾发出通知,要求各声讯台立即停止群发短信,否则主管部门将依法责令停业整顿。

2008年2月13日,信息产业部发布通告,提醒消费者不要轻易回拨950、96打头的未接来电。此外,还严斥北京地区声讯台骗取信息费,要求立刻进行全面清查。

信产部提出了三点要求:

A要求各相关声讯台切实履行承诺,立即停止违规侵权行为,对所有业务进行全面清查,自觉整改关停存在服务质量问题的业务;

B要求各声讯台与北京通一道,共同做好用户善后工作;

C要求北京通切实落实“谁经营谁负责、谁接入谁负责、谁收费谁负责”的原则,加强声讯业务合作管理,切实保护电信用户合法权益。

-对策

用户要自防“吸费大法”

在法律难以界定,市场难以规范,问题难以根治的现状下,用户拿起手中有限的武器来防御响一声才是当务之急。

●切忌贸然回拨未知来电

看到不认识的未接,最好不要贸然回拨。如果考虑到可能是错过的来电,可以先通过络查询号码归属地。保险起见,可用固定、200或IP回拨,遭遇话费骗局的几率较小。也可先发送短信询问。若确定是恶意号,可通过、10010等平台举报。

●设置“来电防火墙”

有的号码明知是恶意来电,却还依然不断拨打你的号码,此时可以选用有“来电防火墙”功能的,通过该功能屏蔽该号码。一些智能则可以通过安装软件的形式来实现“拦截”功能。

●设置分组铃声

一般都支持分组铃声,你可以通过不同的铃声来判断是朋友、家人还是同事。你也可以将一些拨打过你号码,但又被认定为恶意来电的号码,将其归为一类,方便辨认。

-说法

法律界人士看认定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尹田:

“诱骗回拨收高额费用属民事欺诈”

尹田在接受采访时指出,提供特殊电讯服务的公司与或固定用户之间的合同关系,即前者提供约定的特殊服务,后者接受服务并支付约定的通话费。在知道服务内容和费用的情况下,或固定用户拨打特殊服务号码,便构成接受服务的承诺,合同即告成立。但如有不法公司明知及固定用户对其特殊服务的内容及费用一无所知,故意诱骗用户回拨,根本不是用户真实的意愿,所以双方的合同不能成立,及固定用户依法不承担交付费用的义务。而上述不法公司的行为明显构成民事上的欺诈,其收取的费用应作为不当得利返还给及固定用户,如果上述用户因此遭受其他损失,还可以要求赔偿。

“基于电信服务的特点,对于此类不法行为具有防范控制力的主要是电信公司,而电信公司在对特殊服务经营者缺乏必要审查和监控的情况下为其提供声讯台服务,并从中获得商业利益,其行为严重损害了消费者利益,应当承担法律。”尹田补充道,如果及固定用户提出诉讼,只需提供话费清单作为证据,而除非电信公司能够证明用户回拨的号码不是属于其所指控的有关公司,否则电信公司就有可能承担赔偿。至于或固定用户究竟是因为受欺诈而回拨或者是在自愿接受特殊服务的情况下拨打,法院可以根据话费清单所记载的通话情况,依法做出有利于消费者的事实判定。

广东金粤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军:

“运营商难界定”

张启军向表示,运营商在代收话费时对于声讯台的欺诈行为不知情,就不存在故意参与欺诈的行为。目前国内的法律法规还不能明确运营商在事件中应该负的,因而难以追究其。但是如果运营商接到众多投诉,就应该对事件进行调查处理,减少消费者的损失。

目前各大运营商申请注册声讯号码是非常容易的事情,有的甚至在上注册就可以。运营商的现状是不把关,不知情,也不负责。对于这一情况,张律师称国内尚无明确的声讯注册相关法律法规,而“一声响”的核心部件群拨器也属于“三无产品”,从生产,销售到使用都尚无相关法律法规。

据他了解,在缺乏监管的状况下,个别地区因出现声讯台泛滥状况,而不得不彻底叫停注册业务。

-名词

群拨器

响一声频繁出现,庞大的拨打数量是靠“群拨器”的机器完成的。具体的操作过程是将群拨软件载入数据库,群拨器将自动对数据库中的号码进行呼叫,瞬间会使上千个号码造成未接来电(据悉,群发器在被叫上显示的号码可自行设置)。当有回拨过来,将由转接器自动将来电转接至国外的高收费平台。

据了解,对于群拨器的生产,制造以及使用,国内还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条文,导致这种设备仍处于一个无法监控的灰色地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