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网通回购四省网络张春江分解3G大考准备

新闻
来源: 作者: 2018-12-29 19:52:38

陈宜飚香港报道

通(0906,HK)董事长张春江曾坦言,自己差不多每半年赴香港“考一次试”,每次的压力都是最大的。

不过通9月12日公布的今年上半年业绩或许可以让他笑得从容一些:上半年净利润增

长27.9%至49.31亿元,EBITDA增长10.7%至176.05亿元,利润率由去年同期的12.7%升至15.3%。甚至连2003年以来一直亏损的亚洲通公司也提前实现了EBITDA转正。

由于香港今年实施了新的会计准则,有媒体质疑通如此漂亮业绩的实质性。通副董事长兼CEO田溯宁解释,这归功于良好的成本控制和增值业务的增长。“今年上半年员工成本的调整和运营成本的降低都富有成效。此外,我们也简化了内部运营的流程。”他说。

不过比业绩更惹人关注的是通非执行董事默多克以及财务总监范星槎在内的多名高层的变动,以及同一天宣布的通收购其母公司在北方四省的业务。

默多克、范星槎离职

发布会上,通高层变动的消息由田溯宁宣布,当天上午董事会已经批准了默多克的辞呈,从9月12日起,默多克将不再担任上市公司非执行董事兼薪酬委员会主席一职,而只留任为董事会顾问。

与此同时,通任命TelefonicaInternacional,S.A.(系Telefonica在拉丁美洲的固部门)主席兼CEO何赛-阿巴雷担任执行董事一职;另外,中国通的财务总监李福申从当天起就任CFO一职,原CFO范星槎则辞去该职务。

田溯宁称默多克的离职为“个人原因”,并未做详细解释。不过有香港电信分析师认为,其中并无太多玄机,后者在IPO中肩负的“名人效应”已经基本完成了使命。而何赛-阿巴雷的就任则显示

通国际化的更深一步。田溯宁强调说,与Telefonica的合作非常重要,通希望能在2008奥运会的电信服务方面与Telefonica开展合作,同时双方在人员培训和交换方面,以及技术资源领域的交流合作也是通未来关注的重点。

至于范星槎的去向,张春江对本报说:“他现在是电讯盈科的执行董事兼高级副总裁,也仍是我们的董事会顾问,同时也是通母公司中我的助理。”

有分析师认为,范星槎的职务调动显示通与电讯盈科的合作可能正在加速。而张春江在介绍通与电讯盈科的合作时则说:“电讯盈科和通的合作,总体上是正常的。上个月我们按照与电讯盈科的备忘录内容,已经签署一个关于通宽带的合作协议,现在正进行尽职调查,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应该会在10月份生效。”

“我们和电讯盈科的合作会坚持两个原则:一是市场化、商业化的合作原则,另外一个是我们要本着双方相互了解,相互学习和不断相互适应的一个过程。”他说。

由于此前通国际被撤销,加上范星槎的离职,业界风传通CEO田溯宁已经淡出管理层,更有消息称田已向张春江提交了辞职报告。试探性地询问田溯宁:“你会不会也去电讯盈科?”田溯宁笑答:“我现在还是做我的CEO。”

完成整体上市

中报当天,通还宣布向母公司中国通集团收购黑龙江省、吉林省、内蒙古自治区及山西省的电信业务。

据田溯宁介绍,此次收购四省资产的总价为128亿元,其中首期支付30亿元现金,其余98亿元将于收购完成后5年内递延支付,每半年支付9.8亿元,并按实际未付余款支付利息,利率为每年5.265%。

“我们会在10月25日召开特别股东大会寻求股东批准。”田说。为了完成此次并购,通聘请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为其独立董事委员会财务顾问,花旗环球、中金以及高盛分别承担了财务顾问的角色。

不过,外界仍对通并购之后的财务状况有所担忧,从通公布的数据来看,新并购四省业务的ARPU值都比上市公司低,这引发投资者忧虑,认为并购可能会影响到上市公司下半年的利润。

面对外界的这种担忧,田溯宁回应说:“目前公司债务水平在38%,是比较健康的,收购完成之后,我们的债务水平会在50%左右,但我们的现金流仍然很强劲。”田溯宁同时表示,公司不会考虑通过发新股集资。

通新任CFO李福申补充说,虽然四省业务ARPU值低于上市公司,EBITDA率也略低,但由于它们的规模仅为上市公司的1/3,所以合并收购后对上市公司的影响不会太大。“根据我们的测算,在EBITDA率方面,收购造成的影响会在0.1至0.2个百分点之间,而收入方面的影响更是只有零点几个百分点。”他说。

不过,新收购省份带来的潜在利润增长仍相当可观:四省络截至6月底,拥有的固用户高达2886万,而宽带用户则达278万,于其服务地区的固及宽带服务市场占有率分别达90.2%及90.7%。也就是说,该项并购交易完成后,通将拥有1.14亿条固线路及超过1000万名宽带用户。

田溯宁进一步解释,截至2004年12月底,上述四省的固渗透率仅为24.9%,比目前通的平均水平要低,如果再考虑到未来宽带增值业务的发展,这项收购对通的战略意义重大。

“收购完成之后,通上市公司已经基本上收购母公司的主要资产,未来的发展将主要通过我们自身的业务增长实现。一个主要的增长引擎应该是宽带,通的宽带建设已经有了87%的成长,但是渗透率仅仅超过10%,这意味着还有89%的客户还需要我们的宽带服务。”田溯宁说。

另外,通的另一个策略是促进企业客户的增长,田溯宁的判断是,随着中国加入WTO之后,企业对数据和信息的要求会进一步提升。

第三部分的利润增长来源将来自增值服务。“无论是目前的月铃服务,正在测试的宽带增值服务,还是和内容提供商共同开发的收入共享的各种服务,都是我们的目标。”田溯宁称。

3G仍然是未知数

尽管田溯宁的三大动力之说均未提及移动业务,但无疑3G牌照和移动络的建设都将成为通必须考虑的战略问题。不过,张春江却对表示:“有关3G,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因为它取决于多种因素。”

张举例说,在瑞典,政府要求3G牌照发放后,必须实现全国覆盖,并且需要通过政府的覆盖质量测试,才可以开展业务。在这种情况下,运营商实际上没有什么选择余地,必须建立一个全国性的络;另外一种情况则不同,政府没有硬性规定,只给运营商牌照,公司可以根据需要,自行决定是否从发达地区逐步向欠发达地区进行络建设,抑或是进行一次性建设。

“但是这也有一些问题,比如号码是否允许携带,以及某个公司已经覆盖一个地区后,可不可以向没有覆盖的那些地区的其他公司去自动漫游?漫游以后的结算标准有多高?”张春江对说,“这些问题还没有结论,所以现在没法告诉你。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们确实是在研究应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事实上,不论通是通过收购还是自建3G络,都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投资者普遍关心的是,这部分投资将会如何进行?此前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在介绍今年的融资计划时曾强调,基本上不会考虑通过发新股形式进行3G融资,而把今年上半年的利润和去年的利润均用于备战3G。

张春江没有对这个问题作过多回应,仅仅解释:“我们现在还没有办法评估络建设需要花多少钱,这与政府的政策关系很密切;其次,即使要融资,我觉得国内外市场融资工具很多,会找最有利于投资者的办法,所以目前还没有到下结论的时候。”

从通上半年的资本支出来看,比去年同期明显下降了8%。但是张春江否认今年的投资计划有变。“我们的重点仍然会是放在宽带、

小灵通和固业务,投资方向没有变化。”他说。

同时,公司资本市场关系部总经理张颖也对解释说,这种资本支出和电信业的行业特点有关,并非有“故意”的痕迹,“如果你注意观察几大电信运营商的上半年支出,都会有这个特点。”他说。

人人娱乐总代理
打鱼游戏
60ml药用喷瓶

相关推荐